/匿名

    殯葬業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其陌生的行業。因為從未參加過喪禮,所以對於一切習俗、流程也所知甚少。對於殯葬業的印象,很大一部分是源自於小時候住在外婆家所見所聞。外婆家位於木柵,雖身處台北市,卻算是比較單純、鄉下式的居住環境。很多居民仍然保持舊有的習俗,頑固的堅持著傳統。有一次我跟外婆出去買菜,當地小學的圍牆外排放著一整排用黃色、紅色、綠色花朵裝飾著大圓牌,圓牌以兩根細細的竹棍支撐,上面寫了一些字。當時我還不識字,不懂上面寫了些什麼。當下我只覺得花花綠綠的非常漂亮,於是我問外婆這是什麼東西,為什麼弄得這麼漂亮?外婆平常是個溫和、愛笑的人,可是在那時她卻很反常的露出陰鬱的神情。外婆先是叫我不要亂指,等到經過那些大牌子她才對我說那是有人死掉才會用到的東西。隔了一陣子,當我坐在家裡玩耍的時候,外面忽然傳來奇妙的奏樂聲,我好奇的跑到大馬路上去看。馬路上,長長一列的人們,手裡各自拿著不同的樂器吹奏著。有人兩手拿著圓圓的金屬盤子互相撞擊,也有人握著細細長長的、長的像安全錐的東西拼命吹著,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那叫嗩吶。然後我注意到行列中也有些人舉著大圓牌。我當下立刻聯想到有人死掉這個事實,還有外婆陰鬱的神情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將嗩吶的聲音和死亡聯想在一起。回家住後因為比較少聽到嗩吶的聲音,這個印象才逐漸淡化下去。

    現在仔細想想我總覺得那樣的遊街儀式不像是在哀悼某人的消逝,反而像是一場繽紛熱鬧的遊行。現在因為提倡環保的緣故,已經比較少人會使用那樣的形式,不過諸多繁複的習俗、規定仍然是喪禮的主要重心。有一個朋友就曾對我抱怨過,當他父親死去時,他無法好好懷念他,因為太多的儀式、流程要跑,使他沒有任何一刻空閒的時間可以專心想想關於父親的回憶。

    以我的觀點來看,所謂的喪禮應該就是安安靜靜的懷念故人,想想與他之間回憶。愉快的回憶、不愉快的回憶,所有的一切在自己的心中好好的回想一遍,然後平靜的接受他已經離去的這個事實,我覺得這才是喪禮這個儀式的中心思想。雖然儀式也是喪禮必要的一個環節,可是只要能夠使人明白,以最低限度的流程也可以達到舉辦喪禮的目的。


永憶國際有限公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